Monthly Archives: February 2007

回到哪里……

不知怎么用回这个字,总觉得自己是在滥用。放假之后叫做回家,开学却又是回学校,回,我究竟属于哪里?
该回到哪里?

大通学到的道理,当文化遇到问题时,人们所自然想到的解决办法是“复古”,追求本源。
想到曾经玩RPG,打不过去时,自然要回到过去……load重来。

于是,也就喜欢用回这个字,回到曾经安定的状态,也许,这也是不想面对现实吧?

过完农历年第一天上课,感觉有些不习惯,或者,总觉得没进入状态,也不知我究竟该是怎样的,回到那个状态才对。

infix2rpn

还是上一次csc2100作业的题目,中缀式转化为后缀式,不讨论算法的问题,因为题目里面提供了……
仅仅用来练习stack 和 queue的使用。
确实认真编了,甚至写了点注释……我的不好习惯——一直以来不喜欢写注释。
今天在ul看了看ruby in a nutshell,决定用这个来写试试,结果发现……竟然才那么几行就搞定了……

def isOperator(op)
        return 3 if op == '^'
        return 2 if op == '*' || op == '/'
        return 1 if op == '+' || op == '-'
        return 0
end
puts "Input your infix expression:"
s=[]
q=[]
gets.each_byte{ |x|
        t=x.chr
        q.push(t) if /[a-z]/ =~ t
        if (t =~ /[+-*/^]/) !=nil then
                while isOperator(s.last) >= isOperator(t) do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.push(s.pop)
                end
                s.push(t)
        end
        s.push(t) if t == '('
        if t == ')' then
                while (ch = s.pop) != '(' && s.size!=0 do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.push(ch)
                end
                if ch!='('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uts "Mismatched!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bort
                end
        end
}
        while s.size > 0 do
                q.push(ch=s.pop)
                if ch=='('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uts "Mismatched!"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bort
                end
        end
puts q.join

果然是…… ruby 啊,貌似原来用 c写的那个,俄,真是长啊。
不过想来,原来那个主要是花了很多工夫在stackADT和queueADT的implementation上。而用ruby又何必要自己去做stack和queue呢?array本来就有那些功能。
array可以 push也可以pop 这样就能当stack用了
而queue的实现也很简单,array的push和shift就可以了。
嗯 再感叹一下oop果然不同凡响

这名点的有意思……

前几日做的点名
偶然发现某某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的space上面竟然有一样的题目
不过 更加有意思的是
第一题的答案……

1.  喜欢一个人到什么程度算是爱?
——向对[此处省略三字]一样

俄 允许我八卦一下。

0x7d 0x5e

首先,标题没有意思……突然想到的,不过谁要是看明白的话,我也只能说,您真强。

今天,或者说,昨天晚上,去唱K了。原本的计划是深圳,然后不知由于什么原因……改成了沙田。加州红。
唱得很爽,虽然很多歌没有,然而,因为有小草,这就足够了。

试图认真唱一首歌,没有成功。

后来有些疯了,一路上还唱,应该有人要骂我们了吧。

回来后神情恍惚,许久不知要做什么。

好吧,现在还是不知道。

又dead

等了很久 最近大家都开始用google talk了
真好
不过原因不是大家都成为google fans了
而是……
Windows Live Messenger也许不still alive了……
整日整日连不上
好吧
又一个dead Messenger

有事找我的话
raptium@gmail.com

一不小心……被人华丽了

一年一度的MUA歌唱比赛,虽没有实力登台,但看还是要去看的。
去之前打听了今天抽奖奖品,没有得到任何信息……

不过想来,得奖这种靠rp的事,没什么可能性和我有关的。

一轮抽奖下来,果然没有我……最接近的号码是差两个……

嗯,就那样吧。
然后是“华丽的冒险”,简单的解释就是……匿名或不匿名地送玫瑰,收到的人要上台。
这个自然又和我没关系了……

然而,这次情况有些不同。
在第一轮松花要结束的时候……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,俄,不对,那就是我……

迅速思考了一下,觉得不像是同名之后……莫名其妙的就起身往台上走了……
走到一半,主持人说还有留言,好吧听听……

感谢学长半年来的……
后面的我已经记不得了,但是,这已经完全够了——某个小学妹!——至少现场大部分人都该是这么想的,包括我,虽然我实在想不出这个学妹如何存在。
拿到花,还有感言,好吧……非常意外,谢谢。

俄,人已经傻掉了,下来后开始盘算……我的问题是,谁能够解释一下?
假如我自己不能解释的话……那意味着什么?
学妹……
嗯,是哪一个呢?
不对,这不是问题,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几个。
而我能帮学妹做的似乎除了修电脑之外就没有别的事了……电脑不至于要修半年(我的技术……)更何况因为种种原因,我半年前就决定不再帮人修电脑了。
再想就远了……后来干脆就不想了。

疑问中,比赛渐渐落下帷幕,出了SRR,冰清说要审问……到指定的地点指定的时间内回答指定的问题,俄,感觉像是考试。
我多么希望,谁把指定的答案也告诉我……

果然,某人说,“是我送的”!
好吧,是你!竟……不对,果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