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纠结

事情是从上个礼拜和 Youhan Sun 的聊天开始的,他说了他的去向,又说了原子的去向,还有於喆、蔡艳的去向。从同一个班级里出来,现在我和他们差距如此之大,除了略有失落之外,我还是从心底为他们高兴。我们这些人中间,注定有些是要创造奇迹,有一些也许不能,然而我们曾是一个集体,我想以后也是。
于是在给父母的电话中,还是迫不及待地告诉了他们这些喜讯,然而,这终究是要自寻压力啊。父亲的反应果然是那样,说,他们都可以,其实你就是不肯吃苦,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啊……于是又说去美国读研好,比在香港好云云。美国,在我看来是虚无飘渺的。即便去过一次,也确实有让我喜欢的地方,然而,更多的是不踏实,给我的不安让我不能久留。大约是我的坚持还算有效,父亲说,当然,在香港读也可以。我不知道剩下的半句话是不是,不读研不可以……
一直以来,我确实觉得需要读研的,特别是还没有长久留在香港的打算,在中国大陆这样如此看重学历的地方,研究生都没有的话,我想很难找到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。然而其实一直以来我也不清楚研究生到底是学些什么,既然叫研究生,大约是搞研究吧?后来听人说我才注意到,Master 是有两种的,就拿我们系的来说,M.Sc 那个要交学费的,M.Phil 是拿工资的,M.Sc 的课大都在晚上,方便人家下了班来读夜校,M.Phil 不是,你读这个的话,就是在给教授做一个全职的工作了……于是论文凭,M.Phil 当然是比 M.Sc 要硬一点。于是,我是要读个 M.Phil 才对吧?
可是一想到,M.Phil 做研究,写论文,突然又觉得,我真是能做那些事情的人吗?看研究生的课程,很多7字开头的课我确实有兴趣,然而再看注释,却发现,那是专门开给人家 M.Sc 兼职课程的。至于 M.Phil 的课,我反倒是看着有些迷糊,哦,那些课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学得来啊。
不知道哪天开始父母亲给我做了个假定,就是我适合做研究。大约是看我不懂得和人交流,又不敢在公众面前说话,只好整天躲在实验室里做研究了。也许我也曾经是那么想的,在我说“我将来要做一个科学家”的时候。
毕竟还有不少时日给我做决定,撇开研究生的问题不想。摆在眼前的 FYP 倒又令人纠结,那么多题目里面,有一些是我觉得有趣的,我应该能做好的;还有一些是我觉得很挑战,不知如何下手,可能什么都做不出来的。我觉得有趣的那些,是给读完大学就出去工作的同学准备的。我觉得不知如何下手的那些,是给想读研,继续研究的同学准备的。
我是要让我开开心心做一年却对日后的读研没有太大帮助的 FYP,还是要做一个不知如何下手,又不知要做出什么,却也许对日后有所帮助的 FYP?
想起 Prof. Ng 的话,我真要做一头驴子么?

  • 原来你也要上FYP……早知道这样就找你part组了……

  • @nelson
    不是GEC0413是ERG4910……

  • SIN

    大假开心哦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