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劳斯莱斯回家过年

第二次使用自助登机,就是那种长得像 ATM 的机器。把身份证往上一拍,它便知道你要去哪里,于是可以亲自选座位,登机牌跟着轻松吐出。今天仔细看了一下座位,挑了个前排的,这样着陆了出飞机比较快。

事实证明我挑的还不错,第九排,正好是紧急舱门后的一排,也就是说,和第八排之间的距离相当于两排椅子。空间是相当的宽敞,唯一的缺点不能把行李放在脚下了。很快我又发现了此座位更大的好处──正对着空姐的座位嘛~这不成了看美女专座了?如果空姐是美女的话~很不幸,今天在这里服务的是一位大哥……还好空姐座位是有两张的,我猜一会儿还有个姐姐会坐在那里。

确实是那样,起飞的时候,我原本是在看杂志,不过起飞的仰角不利于阅读,我只好向前看。果然那位空哥和另一位空姐在我正对的座位坐下了。现在空中服务员这个职业已经不再那么神秘,甚至感觉空姐的素质也不如早前──我不是说相貌,我是说,坐姿。

刚起飞的那阵是无聊的,不能看杂志,耳朵又没能快速适应引擎的噪音,不能入睡。不过我还是发现了解闷的事,研究我对面这对空哥空姐。空哥的手落下的时候,拍到了大腿,然后顺势来回摸了几下,停在了膝盖上。这本是平常的一个动作,很多人都有无聊摸膝盖的习惯。然而我只注意到,他手下的腿似乎不是自己的……那是他旁边空姐的大腿诶~难道,有奸情?后来觉得是自己太过邪恶了,因为很多人还有拍别人大腿的习惯,我大约是冤枉那空哥了。

侧身看窗外的时候,我看到了飞机的引擎。可能是与以前座位的角度不同,我发现引擎外面有个从未注意过的图案。仔细一瞧,那不是劳斯莱斯么~两个叠起来大写的 R 字,上书 Rolls,下书 Royce。一琢磨,对啊,劳斯莱斯就是造飞机引擎的啊,人家 BMW 当年不也造过。于是乎心中顿时无比舒坦,敢情回家过年,我是坐着劳斯莱斯跑一来回,这么想着,不久我便呼呼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