戊子年春节,有些匆忙

这个春节,可以说是近几年来过得最匆忙的一回。

2月5号回上海,从香港飞的,飞机晚了大概半个小时,也算能接受。父亲到浦东机场接我,记得国际到达出口处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父亲在人群中向我招了招手,没有夸张的拥抱,我就和父亲回去了。前一阵子下雪,高速受影响,那天父母从上海到常州花了9个小时,车子只能在结了冰的高速公路上挪动。于是这次来上海父亲坐的火车。我们从机场回去也就没有车了,不过有磁悬浮,还是很方便。我以前没坐过,感觉座位挺宽敞,虽然如父亲所说,椅子看起来有些过时。跑起来之后,唯一的感觉就是快,430km/h,而且很稳。于是回家也就没花多少时间。母亲在家忙着准备晚饭,算是小年夜,开了瓶红酒庆祝,却不知哪天能喝完。一家人吃的挺好,饭后和父亲一同去理发。

晚上和父亲谈了谈work study的事,在我看来,这次回去除了过年,见父母之外,最重要的就是谈这事了。我一直以为work study是个挺好的选择, 然而以前向父亲提出的时候,他似乎并不赞成。这次我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父亲基本也能接受,我觉得很开心。不管来了之后我是不是要报work study,报了是不是会有公司收我,我只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能够更好的认识香港的就业环境,认识自己的学的东西,认识自己。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,我想对今后都是有益的。

第二天就是除夕,我起身已是中午,午饭过后联系了很久,终于把孙汉托我给别人带的MacBook给送走了。然后我们便出门,到正大广场,因为晚饭定在了东方明珠塔上面,所以可以先在正大广场逛逛。买了条裤子,买了本日语字典。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过去。东方明珠塔年夜饭280一个人,很便宜,因为上塔就要花100多,这还是年夜饭。于是我们就没指望有多好吃,事实证明我们的想法是对的,菜色,口味真的都不怎么好。环境算是不错,毕竟这么大的旋转餐厅,怎么这高度可不是假的。然而窗外也没有太多风景,听说许多灯光都关了,因为要节电,要支援灾区。

晚饭后我们回家看春晚,很难得我算认真地从头到尾看完,因为没有电脑也没有网~

大年初一似乎就做了一件事,陪父母去拿机票,见识了114号码百事通的票务中心,很颓。下午父母就飞北京了,我也不知做了什么,早早进被窝看看电视睡了。

大年初二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等飞机了,我买了下午4点的票,于是在家里是等,去机场也是等,最后终于顺利飞回了香港。

之后的时间就不算过年了,除了学校食堂不开挺闹心之外,我的生活又变成了玩玩DotA,做做lab……

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