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来啦

本篇基本属于流水帐,无趣者不必阅读

终于,回来啦,告别了万里之外的Berkeley,飞啊飞,上去又下来,过去又过来,最后还是完好的回家了。

现在不想先前六周的事,那些留得以后无聊再回忆。说回来的一路上吧。

从SFO坐KE024到ICN,基本顺利,除了晚起飞近一个小时。十个小时的路程,一行六人分成了3 3 separated,也不是很无趣。坐在Sherry旁边,然后就被打了十个小时……啊,其实没那么夸张,还是要除去吃饭的时间……起初的5个小时过得相当之快,最后么,还好啦,我们有兴致看世界地图看一个小时。

到ICN,竟然并没有比预计晚,大概是10个小时内超速行驶了,结果就把晚掉的1个小时追回来了。匆匆转机,上KE607,目的地HKG。这次座位不如上次,但是最后还是换过来了。一上机就发现时差这东西还是很猛,已经困得不行。结果就贴了个“吃饭叫我”的条子在小白座位前面,倒头便睡。一觉醒来已经要吃饭,吃完饭再睡,一不小心,已经着陆了。

迷迷糊糊坐机场大巴到了沙田,然后taxi到了中大。郝冰清学长一如既往的好人,给我提供了舒适的窝蛇环境,这样,没过多久我就被时差征服了。

第二天起得相当早,才九点半,基本上这类反常现象一律可归为时差。喝郝冰清煮的绿豆汤,还不错。10点40坐校巴去大学站,到罗湖。担心手指上的水泡影响指纹识别不能过关,结果实践证明没有问题。

到SZX的时候貌似才12点多,立刻就后悔不该买下午3点的机票。果然,过了安检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叫FM9370 Boarding,我的FM9372还不知什么时候轮到呢……无聊去书店买了本书《长尾理论》,还算有趣吧。

还有10分钟登机的时候,发现连飞机的影子都没有,知道肯定又要晚了,更觉得书买的真是时候。

不算漫长的一个小时,《长尾理论》已经过了1/3。遥遥看见FM的某架飞机着陆,想那该是9371,俄……不知还要多久。

不记得几时,上了飞机。两个小时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感觉,看看书,看看报纸,就那么过去了。

来到熟悉的PVG,等行李,出机场,面对袭来的阵阵热浪,终于,我回来啦。

  • 中国到美国要飞多少时间?
    好好休整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