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边的东边是西边

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整理东西,把所有东西打包,装进编织袋,放上防虫药和吸湿袋……似乎总不能集中精力做完所有事:一个屋子的东西,怎么能就装进三个编织袋呢?好像那就是我整个大学,或者,大学的两年——那也是一半了。很多也许没用的东西,拿起来,看看,想起一些事,想起一些人,于是就不能再继续了。

三个牛皮纸信封,是我来中大第一天收到的。一个是学校给的,一个是书院给的,还有一个小的,曾经装了$9500的支票和$500现金。里面的一些纸,终究是用不到了吧,我还要多看几遍,毕竟也写着我的名字。大概那个时候开始知道我叫GUAN HAO,似乎这么写才够正式。看过之后还是装回去,不用扔掉吧,以后带回家里放起来……

抽屉里的几封信。父亲写过几封, 他常常喜欢写信给我,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就是,还正儿八经地寄到学校来。也许别人看了也会羡慕吧,他们的爸爸从不给他们往学校寄信的。还有Seraph寄来的,装在信封里的,不算是信吧……是照片,却又没有她的影子。

上网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要看什么,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上网。看着收拾了一半的屋子,却发现心里远比这屋子更空。

后天就要走了,越过太平洋,往东,去到世界的西边。听说那里的阳光很汹涌,只是我想……晒到身上的香味,应该就像外婆家门口的阳光一样吧?